2018西班牙去哪玩?虽然加泰罗尼亚要独立但是还有安达卢西亚!

原标题:2018西班牙去哪玩?虽然加泰罗尼亚要独立,但是还有安达卢西亚!

作为安达卢西亚地区的著名城市,同时也是Lonely Planet 2018 Best in Travel的上榜城市,塞维利亚一直是西班牙南部的“流量担当”。因为它颇负盛名,古时阿拉伯就有谚语“没有去过塞维利亚,就不算见多识广”。这个有2000多年的老城经过6次“朝代更迭”,摩洛哥人、摩尔人、阿拉伯人等多民族文化的冲撞与融合成为了今天的塞维利亚。科尔瓦多大教堂

塞维利亚王宫被称为西班牙建筑史上的巅峰,很多人设想的天堂可能就是王宫的模样。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木质结构“都市阳伞”,蜂巢状的屋顶看似庞大笨拙,却平衡了城中若干哥特、巴洛克式老教堂的严肃、严谨。斗牛和弗拉明戈的起源和塞维利亚也有一定的关系,在这片热情的土地上,诞生了《卡门》的倔强炙热、《唐璜》的玩世不恭、《费加罗的婚礼》的微妙浪漫……塞维利亚,真的不只有《权利的游戏》中皇宫里的优美花园和斗兽场。

在若干“最重要”、“最优美”之一的描述中,塞维利亚大教堂是为数不多的可以自称是“世界最大”的教堂。这座1402年被重建的教堂,以一己之力定义了建筑史上的“哥特”概念,同时还藏满了苏巴朗、戈雅等人的艺术品。除了参观建筑,很多人来这里是为了纪念哥伦布。在王子之门的后面,安放着100年前从古巴带回来的哥伦布的遗骨,昔日的大航海家长眠于欧洲最西南的地方,与他发现的美洲遥遥相望。

想到世界上最古老的地方,浮现在脑海里的大多都是埃及法老的木乃伊、古玛雅文明中的神像,而欧洲最古老的地方是加的斯,4000年中经历民主萌芽、西班牙最早的资产阶级诞生、世界上第一部自由宪法La Pepa诞生等重大历史事件。这座美丽的小城在18世纪走在了时代的前端。在加的斯老城,有3次变换身份的“卡萨戴尔奥维斯波”博物馆。这个地方曾是腓尼基墓园、古罗马神庙和清真寺,现在是加的斯最重要的历史博物馆,讲述着8-18世纪发生的故事。

尽管加的斯这座城市本身温柔低调,但市中心的大教堂绝对是西班牙雍容华丽的典范。黄色的穹顶巧妙地融合了巴洛克与新古典主义风格,科尔多瓦华灯初上时是西班牙最美的夜景之一。教堂的修建耗时较长,设计草图早在1716年就已经通过,可是100多年后的1838年教堂才全面竣工。19世纪,巴洛克风格已经不再流行,新古典主义中圆顶、正立面等元素被广泛应用。

对于大部分旅行者来说,赫雷斯-德拉弗龙特拉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地名,但是对于西班牙本国人来讲,赫雷斯-德拉弗龙特拉才是安达卢西亚的“最佳旅游城市”。因为这里是安达卢西亚的马文化之都,西班牙中世纪浪漫的骑士风骨由此而来。

许多学者认为,赫雷斯是佛拉明戈真正意义的摇篮,当地人最早用舞蹈而不是歌声来表达自己,相比塞维利亚弗拉明戈的忧郁气质,赫雷斯的舞蹈更诙谐幽默。建成800多年的阿尔卡萨尔城堡是赫雷斯悠久历史的最好证明,城堡中粗犷的伊斯兰风情花园和圆拱形阿拉伯浴室带给人的仪式感,都是安达卢西亚亚欧非文化碰撞的缩影。

相比动辄上千年历史的城堡,赫雷斯-德拉弗龙特拉主教座堂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建筑。虽然它在1980年才正式成为大教堂,但是它的建筑设计绝不逊色。一个教堂神奇地融入了巴洛克、新古典主义和哥特三种风格,收藏的艺术品也实现了完美混搭。

从赫雷斯-德拉弗龙特拉到马拉加需要换乘一次,大约需要3.5小时,票价¥550起。

马拉加,本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可现在城市全景的标签都是现代感与时代感,但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增加了许多“文艺气息”,那就是毕加索。作为毕加索的故乡,这里有迷人的阳光海滩,神秘的摩尔人遗址,热情的弗拉明戈,还有古罗马的剧场遗址和公元8世纪的城堡……地中海的迷人海滩给了毕加索立体的色彩,几乎每一分钟都是光影的魔术;而多元的文化给了画家充分的想象空间,他可以将千年的历史变形、加工融在作品中,由此创造了20世纪最不可替代的精彩。

马拉加大教堂,继圣心堂之后世界上另一座著名的“烂尾楼”。有人说它的建筑经历了三生三世,前后横跨200多年,先后有5位主创建筑师参与,大教堂本身已经由一个伊斯兰教清真寺最终变成了基督教堂,但南面塔楼还没有建好,成为了“独臂教堂”。但教堂内部的装潢却优美迷人,每位主创都为大教堂赋予了一些“时代感”,比如巴洛克风格的立面、哥特式的北门和文艺复兴时的穹顶,教堂风格各异,但仁爱精神永恒。

在安达卢西亚这片神奇的土地,格拉纳达是和塞维利亚并称的两大古城,不过他们风格迥然不同。如果塞维利亚是热情的吉普赛女郎,那格拉纳达就是忧郁的中东王子。格拉纳达,这个被称为“摩尔人在西欧最后的故居”的地方,有阿尔罕布拉宫的神圣、有萨尔瓦多教堂的安静,有皇家礼拜堂的肃穆。因忧郁而神秘的格拉纳达,每年吸引着无数旅行者用各种方式解开它的面纱。

作为格拉纳达的历史文化符号,阿尔罕布拉宫实在是一个不可错过的地方。这座红色的城堡11世纪就屹立在这里,是格拉纳达王朝的宫殿、拿破仑时期的军营,也是当地人的朝圣之地。纳斯瑞德宫殿是阿尔罕布拉宫的精华所在,黄金庭院、满是壁画的祝福厅,以及穹顶上雕刻着8000多棵雪松的科马瑞斯大厅,难怪阿尔罕布拉宫被称为“世界奇迹”。

在格拉纳达,阿尔罕布拉宫太耀眼,其他任何一栋建筑都不能抢占它的光芒。但从教堂来说,藏在庄严的皇家礼拜堂旁边的格拉纳达大教堂是这个城市宗教灵魂的栖息地。它也不能摆脱百年建造时间内因主建筑师的更换而带来的“混搭”命运,巴洛克式的外形,文艺复兴的内部装潢,纯哥特式的拱顶,这种“个性”已经变成了教堂本身的一张名片。

如果一个伊斯兰城市有50万幢以上的精美小房子,大学生在其中孜孜不倦地读书、商讨,哲学家、科学家在其中讲学,充满浓重的学术氛围,它会发生在哪里?正是科尔多瓦,而且是1000年前的科尔多瓦。

科尔多瓦曾经是贝提卡省的首府,市中心的几个恢弘的建筑,清真寺、天主教君主城堡、犹太教堂、比亚纳宫分别代表着这个城市不同时期的统治风格。14世纪阿方索修建的城堡是当年皇室生活所在地,据说当年费尔南多皇帝在此接见了哥伦布。而犹太区sinagoga教堂是西班牙现存的三座中世纪的犹太教堂之一,墙上斑驳的花纹和字迹还在陈述当年的往事。

作为伊比利亚半岛的伊斯兰教中心,科尔瓦多的这幢最重要的建筑保留了清线年的科尔瓦多清真寺就混合了多种元素,有马蹄形拱廊、面向麦加的祈祷壁龛。但是清真寺的核心现在是一个基督教大教堂,科尔多瓦被基督教征服之后,清真寺就部分改为大教堂,镶嵌着极度华丽的装饰,其中包括1600多公斤的黄金马赛克立方体。

清真寺的外形、拜占庭教堂的内核,祈祷与礼拜,古兰经与赞美诗,伊斯兰教与基督教的碰撞,这是科尔瓦多的清真寺,也是安达卢西亚地区摩尔人文明与西班牙主流文化融合的一个缩影。安达卢西亚一路从西到东,除去斗牛的激烈、《卡门》的歌声,更多的是一种反差融合美,是我们打破刻板印象,探索未知文明,包容同与不同的初尝试。

《旅行省钱攻略 Lonely Planet 2018十大最物有所值目的地,湖南上榜!》

《拼颜值,靠实力,这些城市上榜Lonely Planet年度TOP10!》

《权威解释 2018Lonely Planet十大最佳旅行国家“获奖理由”》

《Lonely Planet 年度榜单揭晓:2018,和孤独星球一起踏上旅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andlordgassafetycert.com/,科尔多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