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历史名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andlordgassafetycert.com/,科尔多瓦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门多萨(Mendoza),阿根廷历史名城,为同名省(Provincia de Mendoza)的首府,位于以葡萄酒酿造闻名的库约(Cuyo)地区的核心地带。城市西依安第斯山支脉帕拉米约斯山(Sierra de los Paramillos),建在由门多萨河冲积出的河谷之上。人口约13万。

高大的安第斯山脉阻断了太平洋湿润空气的东进,使得这个山脉麓的城市有着干

燥的气候,特别在它干热的夏季,气温常常升至35摄氏度以上;相较而言,门多萨的冬季显得温和而湿润。值得庆幸的是,由冰川融水汇流而成的门多萨河为这里提供了充足的灌溉水源。该城位于环太平洋地震带之上,活动频繁的库约断裂带穿过了整个城市,使得这个地区历史上地震频繁。 门多萨位于高761公尺的安地斯山脚,虽然严格说来,市区内的总人口只有130,000人。

1551年,西班牙殖民者弗朗西斯科·维亚格拉[Francisco Villagra]作为智利总督(即当时西班牙在南美建立的智利总督区的最高官员)佩德罗·巴尔德维亚[Pedro de Valdivia]的特使,由上秘鲁(意指区别于秘鲁海岸和东部丛林低地的中部高原山区地带)出发,成为了第一个到达这片干旱草原地带的西方人,当时包括今天门多萨在内的整个地区被称作“库约[cuyo]”。这位探险者对当地的印第安人还算友善,在和他们度过了差不多一整个冬天以后,他返回了智利。巴尔德维亚死后,新任的智利总督加西亚·乌尔达多·门多萨[García Hurtado de Mendoza]委派佩德罗·卡斯蒂利亚上校[capitán Pedro del Castillo ]占领和开发整个库约地区。

1561年2月20日,佩德罗·卡斯蒂利亚上校带领着从智利翻越安第斯山的一众殖民者到达了维塔塔谷地建立城市。这里频繁的沙暴使得上校联想到了适合种植葡萄的疏松沙土,最终一座被称作“Ciudad de Mendoza en el Valle de Nueva Rioja”(西班牙语的意思是“位于新里奥哈谷地的门多萨城”,而rioja又有酒的意思)的城市被建立起来,然而这并非今天的门多萨城。1562年,在胡安·胡富勒[Juan Jufré]的带领下,门多萨城搬迁到了如今的城址。

1776年,随着西班牙人占据了整个库约地区以及南美南部其他地区的扩张,西班牙殖民者以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中心建立了新的拉普拉塔河总督区(今天的阿根廷和乌拉圭),门多萨所在的库约由智利总督区转交给了这个新总督区,成为后者的一个行省,最终使得门多萨成为了今天阿根廷的一座城市。

在南美独立运动期间,门多萨伴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1817年,南美独立英雄何塞·马丁[José de San Martín]建立的安第斯远征军正是以此为基地,翻越安第斯山解放了智利和秘鲁。

1861年,一场空前的灾难降临到了繁荣的门多萨城,强烈的地震摧毁了这里大多数的建筑物,并直接造成了约5000人的死亡。1863年,城市在原址得以重建,人们意识到了大自然的威力,新城的设计在力争回复震前城市原貌的同时,强调了抗震的理念,因为直到今天和可以预想的未来,地震仍然是这个城市最大的魔魇。在重建之后的整个19世纪后半叶,随着灌溉的发展,阿根廷门多萨大批的意大利移民来到了这里,极大了促进了经济的繁荣,并构成了这里今天人口的主体。

在每年三月葡萄丰收的日子,意味着一年中对于门多萨人最为重要的节日——丰收节的到来,这时来自门多萨省其他十七个县的“葡萄小姐”将齐聚门多萨市,一个由50人构成的评审团最终评出门多萨省的“葡萄皇后”。值得注意的是,门多萨市小姐并不能参加评选,因为严格上说门多萨县没有自己的葡萄庄园(该县全部的土地已经成为门多萨市的已建成市区)

门多萨具有着很强的文化辐射性,这里是重要的专业会展中心。博物馆也很出名,特别是反映当地殖民开发历程的“库约殖民史博物馆[Museo Cornelio Moyano]”和“自治地区博物馆[Museo del rea Fundacional]”。在城区东南15公里处的小镇麦伊普[Maipú],著名的“国立葡萄酒博物馆[Museo Nacional del Vino]则见证了该地区酿酒业的历史。城南14公里处的德鲁蒙德市长镇[Mayor Drummond],则有“埃米莉诺·几尼亚祖-费德尔庄园博物馆[Emiliano Guiazú – Casa de Fader art museum]”,是一座建立在建自1890年的旧宅院基础上的现代壁画艺术博物馆。

和所有的阿根廷城市一样,门多萨处处洋溢着欧洲城市的风情。市区种植着大量树木,它们依靠密如蛛网的市内水渠灌溉,这些植物构建的林荫大道为门多萨炎热的夏日提供了丝丝凉意。城市以独立广场为中心,在这里一条名叫萨米安多路的步行街向两边延伸,穿过整个市中心。其他重要的道路包括与萨米安多路垂直的胡利奥九世路、圣马丁大道,及与之平行的科隆大道、阿里斯蒂德新城大道和赫拉大道。

相比其他阿根廷城市,众多的街心花园和小广场是这里的特色,独立广场、西班牙人广场和自治广场是其中最有名的,这些广场不仅为市民提供了丰富的消磨闲暇的场所,还和这里加固的建筑、尤其宽阔的街道一样,有着降低地震灾害的功用。城西有著名的圣马丁公园,它由世界著名的园艺建筑大师卡洛斯·泰伊斯[ Carlos Thays]设计建造。值得一提的地方还有这里的足球场,动物园和国立库约大学。

这座城市最著名的地标是为了纪念南美独立英雄圣马丁和他率领的安第斯远征军,而在今天的门多萨城西的格洛里亚山(Cerro de la Gloria,意即“荣耀之山”)的山巅矗立起了一座雄伟的“安第斯远征军纪念碑”,人们希望这些英雄能够一直俯视着让他们建立功勋和荣耀的城市。

正如城市的创建者佩德罗·卡斯蒂利亚在城市名称中所暗示的那样,充沛的阳光、炎热的夏季和门多萨河的灌溉,使得门多萨周边地带成为了世界难得的优质葡萄种植和酒类酿造的区域,这里在殖民时期就已经有着兴盛而闻名于世的葡萄酒业。门多萨依靠这些酒庄而繁荣,成为整个库约地区的核心与代表。当然,其他种类的灌溉农业在门多萨也十分发达,诸如蔬菜花卉、油橄榄和水果的种植。

这里的加工制造业和本地的绿洲农业密不可分,饮料和食品加工、榨油以及葡萄酒酿造业是这里的传统工业。而随着20世纪中期后,本省大量油气资源的发现和开发以及附近山区水电站提供的充足电力 ,以石油天然气开采加工为代表的重化工业发展快速。

地理位置重要,是阿根廷西部交通枢纽和通往智利的门户,在这里有陆路和公路可通国内重要城市和港口,并穿越安第斯山边境线进入智利:从门多萨向东1037公里到布宜诺斯艾利斯(14小时公路车程),往西380公里可达智利首都圣地亚哥(6小时车程)。城郊的机场也为市民的出行提供了便利,航线可联系阿根廷本国和邻国诸多城市。市内交通便捷,建有公交巴士、有轨电车和出租车等交通系统。其中有轨电车系统最为方便,但有限的行车速度限制了它的发展

由于地理上,门多萨周边有很多高大的雪山,特别是临近南美也是整个西半球最高的阿空加瓜山[Aconcagua],这里成为了众多登山者的中途站和大本营。另外,其他的户外运动爱好者,诸如徒步旅行、骑马旅行、漂流等等,也都汇聚在这里。即使在冬季,气候温和的门多萨还是能吸引很多游客,他们中很大的一部分的目的地是附近安第斯山中的滑雪场。

安第斯中央穿越线是一条跨越高海拔崎岖山区的铁路,阿根廷一侧起于门多萨,在智利一侧止于安第斯城。门多萨曾经因为该铁路的通车而繁荣兴盛,因为这里是从阿根廷到智利必经之地。当前这条铁路处于废弃的状态,但有消息说,可能将在2007年年中恢复通车。中断运行的原因可能是该铁路铁轨轨距和两国其它铁路线的不同而影响了行车效率和成本——两国铁路为宽轨,而安第斯铁路为米轨——另外,这条修建年代较早的铁路,由于技术的局限,采用了较多的“之”字线来克服路线上陡峭的上坡,使得行车里程大大超出了直线距离。

由于该城战略位置重要,门多萨一直是阿根廷重要的军事重镇,前阿根廷军方在城中拥有一座机场,为该国重要的空军基地。

门多萨位于阿根廷门多萨省的中北部,坐落于安第斯山东麓,为门多萨省的首府。由于身处山麓丘陵和高地平原地区,该城市人口众多,为阿根廷的第四大城市,因出产高质量的葡萄酒而闻名。

门多萨位最重要的两大工业为橄榄油和葡萄酒酿造,这座城市及其附近地区是拉丁美洲最大的葡萄酒产区,因而该城市成为新兴的葡萄酒旅游城市,让游客可以沿着阿根廷葡萄酒旅游路线多家葡萄酒酒庄。门多萨是一座四季皆可旅游的城市,对于探险爱好者极具吸引力,南半球最高的山—阿空加瓜山,成为众多旅游爱好者的必去之地。

每天的中午和下午5点之后,这里总是熙熙攘攘的,热闹非凡。街道上不但丰富多彩,更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不要以为这里只有商店和生意人,还有酒店等休闲去处。在一家酒店的角落里,偶尔还能发现一位盲人——虽然眼睛看不见,他却满怀激情地用混合乐器演奏着探戈音乐,四周更有热情的人们闻乐起舞,跳起探戈——真是相映成景啊!

门多萨是一座绿色的城市,大部分街道的两边都是绿树成荫,此外,该市里还建立了许多公园供人们休息。其中,最大一座公园当属圣马丁公园。

a(Parque San Martin)规划于1897年,是由Carlos Thays建立的。该公园占地420公顷,四周种植有约50,000树木,园内有一个大湖泊、一座玫瑰园和几处体育中心,开设有网球、赛舟和足球等,活动项目丰富多彩。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座动物园,著名的格洛里亚山(Cerro de la Gloria,意即“荣耀之山”)及其纪念碑。该碑是为了纪念阿根廷的南美英雄San Martin军队而建立的。

从湖的这边望去是宽阔的湖面,湖的对岸是海拔3000米的高山,风光无限,相见之下,不觉心境开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