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世界遗产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西班牙自1982年5月4日加入《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的缔约国行列以来,截至2019年,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核被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西班牙世界遗产共有48项(包括自然遗产4项、文化遗产42项、文化和自然混合遗产2项),含跨国项目4项(文化遗产2项、自然遗产1项、文化和自然混合遗产1项),在数量上居世界第3位,次于意大利中国(55项)。西班牙一共3次担任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1991-1997、2005-2009、2017-2021)。主办过第33届世界遗产大会。

Alhambra, Generalife and Albayzín, Granada

俯瞰着低处的现代城镇,艾勒汉卜拉宫和阿尔巴济坐落在两个相邻的小山上,一直保持着中世纪格拉纳达地区的风貌。艾勒汉卜拉堡垒和民居区的东面是风景秀美的赫内拉利费花园,公元13世纪至14世纪统治着西班牙这部分土地的埃米尔们就曾居住在这里。阿尔巴济住宅区保留着大量摩尔人建筑风格的各式建筑,同时在这些建筑中还可以看到传统的安达卢西亚建筑风格被完美地融入其中的

公元13世纪,布尔戈斯大教堂和法兰西大教堂几乎同时开始修建,教堂的建设一直到公元15世纪至16世纪才完成。布尔戈斯大教堂以其华丽的建筑和无可比拟的艺术品收藏闻名于世,展示着哥特艺术的整个发展历史。教堂中的油画、唱诗班席位、长排座椅和彩色玻璃窗等都刻画出独特的艺术之美。

公元8世纪,摩尔人占领了西班牙,于是科尔多瓦进入了它的鼎盛时期,在这段全盛时期中,城中建起了约300座清真寺、数不清的宫殿和公共建筑与君士坦丁堡、大马士革和巴格达的辉煌繁荣相媲美。公元13世纪,西班牙国王费尔南德三世时期,科尔多瓦大清真寺被改建成大教堂,一些新的防御性建筑也修建起来,特别著名的有基督教国王城堡和卡拉奥拉高塔要塞。

Monastery and Site of the Escurial, Madrid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和建于公元16世纪末,位于环境优美的卡斯蒂尔。整个修道院的设计采用长方形格子结构,这样的设计是为了纪念殉难的基督教徒圣劳伦斯,因为他当年就是被这样的刑具折磨致死的。这种简朴且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建筑风格影响了西班牙半个多世纪。这里还曾是一位神秘国王的隐居之所。到菲利普二世统治后期,这里成为当时最强大的政治力量中心。

在巴塞罗那市区或近郊的7处安东尼·高迪的建筑作品,见证了他对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建筑技术的杰出创意与贡献。圭尔公园、圭尔宫米拉公寓文森特公寓圣家族大教堂巴特里奥之家和克洛尼亚古埃尔宫,这些建筑物都呈现了折衷主义风格,非常人性化,这对花园、雕塑以及所有装饰艺术和建筑的设计产生了极大影响。

Cave of Altamira and Paleolithic Cave Art of Northern Spain

阿尔塔米拉洞穴位于西班牙北部坎塔布里亚自治区的桑坦德省。阿尔塔米拉洞是西班牙的史前艺术遗迹,洞内壁画举世闻名。1879年由考古学家马塞利诺·德桑图奥拉和他的次女玛丽亚发现。洞窟长约270米,洞高2-3米不等,宽度各处不一。洞里保持着久远的石器时代面貌,有石斧、石针等工具,还有雕凿平坦的巨大石榻。150余幅壁画集中在长18米、宽9米的入口处的顶壁上,是公元前3万年至公元前1万年左右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古人绘画遗迹。其中有简单的风景草图,也有红、黑、黄褐等色彩浓重的动物画像:野马、野猪、赤鹿、山羊、野牛和猛犸等。有的躺卧休息,有的撒欢奔跃,有的昂首翘尾,西班牙的世界遗产有的追逐角斗或互相亲昵,形象千姿百态。据考证,壁画颜料取于矿物质、炭灰、动物血和土壤,再掺合动物油脂而成,色彩仍鲜艳夺目。壁画线条清晰,多以写实、粗犷和重彩的手法,刻画原始人熟悉的动物形象,组成一幅幅富有表现力和有浮雕感的独立画面,神态逼真,栩栩如生,达到了史前艺术高峰,具有很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多年来,壁画是世界学者们重要的研究对象。由于他们地处深洞,从外部气候的影响少,这些洞穴特别保存完好。这些洞穴绘刻为创造天才的杰作,是人类最早完成的艺术。他们也被作为一个文化传统的见证,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阶段的突出例证。

Monuments of Oviedo and the Kingdom of the Asturias

公元9世纪,基督教的光焰照耀着伊比利亚半岛上的小国阿斯图里亚斯。在这里,一种新形式的前罗马式建筑风格产生了,这对于半岛地区宗教建筑的发展起到了意义深远的作用。这种建筑的最高成就可以通过古代首都奥维耶多城内和周围的诸多宗教建筑显现出来。它们是纳兰科圣玛丽教堂、里约的圣米盖尔教堂、莱那的圣克里斯蒂娜教堂、圣卡玛拉教堂和布拉多的圣胡里奥教堂。还有一个现代建筑与这些宗教建筑相辉映,那就是著名的当代水利工程建筑丰卡拉达。

Old Town of Ávila with its Extra-Muros Churches

为了保卫西班牙领土,抵抗摩尔人的入侵,西班牙人于公元11世纪修建了阿维拉城,它又被称为“圣人和石头之城”,圣人泰雷萨在这里出生,宗教大裁判长托尔克马达也埋葬于此。阿维拉城仍保持了中世纪的古朴风貌,这些从它的哥特式教堂和其防御工事可见一斑,其防御工事由82个半圆型塔楼和9个城门组成,是西班牙境内最完整的城堡。

Old Town of Segovia and its Aqueduct

塞哥维亚古罗马输水道,大概建于公元50年前后,迄今保存完好,令人称奇。这一建筑以双层拱洞为特点,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成为塞哥维亚历史古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这里,人们还可以参观阿尔卡萨尔教堂,它始建于公元11世纪,完成于16世纪,是著名的哥特式大教堂。

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古城位于西班牙西北部这个著名的朝觐圣址成为西班牙基督教反对伊斯兰教的重要象征。古城在公元10世纪末期遭到了穆斯林的严重毁坏,但在11世纪就得到彻底重建。圣地亚哥古城内有各式罗马式建筑、哥特式建筑和巴洛克式建筑,堪称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城中最古老的古迹都坐落在圣雅各的坟墓和奉有圣雅各圣骨的教堂周围。

托莱多城的历史长达两千多年,曾先后是罗马帝国统治下的城市,西哥特王国的首都,科尔多瓦酋长国的要塞,基督教国家和摩尔人战斗的前线世纪查尔斯五世统治时期的最高权力临时所在地。托莱多城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在同一种环境中孕育了不同的文明,而产生多种文明的主要原因是三种主要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这块土地上共同存在。

阿拉贡的穆德哈尔式建筑:公元12世纪穆德哈尔艺术的发展与收复国土后西班牙当时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状况息息相关。这种艺术形式不仅受到了伊斯兰传统的影响,而且还体现出了当时欧洲的风格,特别是哥特式风格。从公元17世纪初一直到现在,这种艺术风格在建筑中,特别是在钟楼建筑中,以创造性地精妙使用砖块和釉面砖而闻名。

卡塞雷斯古城历史上摩尔人和基督徒的争斗也反映在了该城的建筑中,罗马式、伊斯兰式、北哥特式和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建筑风格在这里和谐地融为一体。城中现存有大约30座穆斯林时期建造的高塔建筑,其中布哈科塔最为著名。

Cathedral, Alcázar and Archivo de Indias in Seville

位于塞维利亚中心的三座建筑——大教堂、城堡和西印度群岛档案馆——共同组成了非凡的古迹建筑群。大教堂和城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收复领土的1248年至公元16世纪间,这两个建筑受到了摩尔人风格的影响,同时,它们也是阿尔默哈德文明和信奉基督教的安达卢西亚文明的历史见证。西拉尔达大寺院是阿尔默哈德时代的建筑杰作,在它旁边是塞维利亚大教堂,该大教堂共有五个大殿,是欧洲最大的哥特式建筑,教堂中存放着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棺墓。西印度群岛档案馆由一个拍卖厅改建而成,馆中存放着早期殖民者发现美洲时的宝贵档案文献。

古代大学城萨拉曼卡古城位于马德里西北部,最早于公元前3世纪被迦太基人征服。该城后来成为罗马人的聚居地,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公元11世纪被摩尔人占领。这里的大学是欧洲最古老的大学之一,萨拉曼卡的黄金时代也促成了大学的辉煌。这座古城的历史中心有许多具有重要的罗马风格、哥特风格、摩尔风格、文艺复兴时期风格和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物。市长大厦以其别具风格的走廊和拱廊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波夫莱特修道院属于西多会修道院,是西班牙最大的修道院之一。修道院的中央是一座12世纪建造的教堂,修道院中还有一处保卫严密的皇家官邸和用于纪念加泰罗尼亚国王们和阿拉贡国王们的万神殿。这座古朴而又宏伟的修道院总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位于埃斯特雷马杜拉的梅里达是于公元前25年西班牙战役结束后建立的,当时是罗马皇帝奥古斯都的殖民地,也是卢西塔尼亚的首都。旧城遗址迄今完好,其中特别著名的有瓜迪亚纳河上的大桥、圆形阶梯剧场、剧院、大马戏场和先进的供水系统。梅里达城是古罗马帝国时期以及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外省首府建设的杰出典范。

Royal Monastery of Santa María de Guadalupe

圣玛利皇家修道院是长达四个世纪的西班牙宗教建筑历史的重要见证,它象征着1492年发生的世界历史上的两个重大事件:信奉天主教的王国收复伊比利亚半岛和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圣玛利皇家修道院内著名的圣母雕像成为多数新大陆地区基督教化的有力象征。

Routes of Santiago de Compostela: Camino Francés and Routes of Northern Spain

通往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之路,横穿西班牙的阿拉贡、那瓦尔、拉里奥哈、卡斯提-莱昂和加利西亚自治区。在欧洲,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座人口不到10万的弹丸小城是基督教中与罗马、耶路撒冷齐名的三大圣城之一,并由于地理位置的偏远,在中世纪被人们称为世界的尽头。它穿越法国和西班牙边境。自古一直是朝圣者们通往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之路。沿路有1800座建筑,无论是宗教的、还是世俗的,都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这条路对于中世纪时期促进伊比利亚半岛和欧洲其它地区的文化交流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同时还是基督教信仰征服社会各阶层的人和全欧洲的人的见证。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之路是圣地亚哥·德·阿波斯托陵墓的朝圣之路。以此为终点的跨越比利牛斯山脉,连绵蜿蜒于西法边境的漫漫长路就是鼎鼎大名的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从遥远的中世纪起不计其数的虔诚信徒长途跋涉、历尽千辛万苦沿着这条荒凉的朝圣之路奔向终点圣地亚哥顶礼膜拜,正像但丁曾说过的:去过或即将前往圣地亚哥之家的人,才称得上是线]

昆卡城位于科尔多瓦的哈里发统治区中心的重要防御位置,最初由摩尔人建立,由于得到完好保护,现在该古城成为不可多得的中世纪要塞城市的样例。公元12世纪,西班牙卡斯蒂利亚王国收复领土后,昆卡作为皇城和主教富人区,建起了很多建筑,例如西班牙第一座哥特式大教堂和著名的卡萨斯·科尔加达斯(悬空房)。悬空的房子位于峻峭的悬崖之上,俯视瓦拉河。正是由于它所处的优越地理位置,整个城市从周围的乡村中脱颖而出,格外引人注目。

该建筑群建于公元1482年至1533年间,原用于丝绸贸易,并因此得名为丝绸交易厅,从此,那里一直都是进行商贸交易的中心。作为哥特式晚期的建筑杰作,宏伟的交易大厅还是公元15世纪至16世纪地中海地区主要商业城市权力和财富的象征。

公元1世纪,罗马帝国统治者开始在西班牙西北部的拉斯梅德拉斯地区利用水利技术采金、淘金。经过两个世纪的开采后,罗马人撤走了,只留下一片废墟。从那以后,由于当地再未兴办过任何工业,所以独特的古代技术遗迹被保留了下来。从当地比比皆是的山崖峭壁和大片尾矿中,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出古代人劳动的痕迹。现在,尾矿被用于农业耕作。

Palau de la Música Catalana and Hospital de Sant Pau, Barcelona

作为建筑界新秀的加泰罗尼亚建筑师蒙塔奈尔对于巴塞罗那的建筑有两项最出色的贡献,即帕劳音乐厅和圣保罗医院。帕劳音乐厅由巨大的钢架结构组成,光线充足,空间开阔,由当时许多顶尖设计师进行内部装饰。圣保罗医院的设计和装饰同样大胆创新,同时它也尽善尽美地适合病人们的需求。

San Millán Yuso and Suso Monasteries

米延于公元6世纪中叶在该世界遗产所在地建立了修士团体,后来,这里成为了基督教徒的朝圣地。这座为了纪念圣米延而修建的罗马式教堂历尽沧桑,依然矗立在素索。就是在这里产生了最早使用卡斯提尔语言的文学作品,全世界最广泛使用的语言之一——西班牙语,就起源于此。公元16世纪初,在素索旧址的下方,一座漂亮的新修道院——尤索修道院建成,它依然在兴旺地发展壮大。

Prehistoric Rock Art Sites in the Côa Valley and Siega Verde

科阿峡谷史前岩石艺术遗址于1998年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是一处集中体现旧石器时代晚期(公元前 22000年至10000年)岩刻艺术的遗址,而且其规模之大也为世界少有。就此而言,这一文化遗址也是反映人类早期艺术创作的一项最突出的实证。位于卡斯蒂利亚-莱昂自治区的席尔加·维德(Siega Verde)岩石艺术考古区,现在也补充到这一遗产之中。考古区内包括645件岩刻艺术作品,全部雕刻在因河流侵蚀冲刷形成的陡峭岩石上。作品主要是对动物形象的描绘,但其中也可以找到几何图案与概括抽象图案。席尔加·维德与科阿峡谷的史前岩石艺术遗址代表着伊比利亚半岛旧石器时代露天石刻艺术所达到的最高水平。

(Rock Art of the Mediterranean Basin on the Iberian Peninsula)

的史前晚期石壁画艺术遗址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大规模壁画群。人类发展中一个至关重要时期的生活方式被生动形象地描于石壁画之中。这些石壁画无论从风格还是从主题来评价,都是世界独一无二的。

University and Historic Precinct of Alcalá de Henare

埃纳雷斯堡是世界上第一座被规划成为大学城的城市,由西奈罗斯红衣大主教于16世纪早期建立。埃纳雷斯堡是后来西班牙传教士带到美洲的理想城市社区(又被称为上帝之城)的范本,同时它也为欧洲乃至全世界的大学提供了设计模型。

拉古纳的圣克斯托瓦尔位于加纳利群岛,有两个核心区,一个是原来无规划的“高城”,另一个是经过精心规划的“低城”。“低城”是第一个依据科学原理布局的理想城市区。城中宽阔的街道、开阔的空间,并建有许多精美的教堂、宏伟高大的公共建筑和各式各样的私人住宅,这些建筑的历史都可以追溯到公元16世纪至18世纪。

塔拉科现称塔拉戈纳,原来是罗马帝国统治时期西班牙的政治和商业中心,同时也是伊比利亚岛各省的宗教中心。城中有许多精美的建筑,通过不断挖掘,这些古老的建筑一件件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尽管许多建筑只剩下残破的碎片,或者被深埋在现有建筑物之下,但它们仍然向世人展示着这一古代罗马帝国外省首府的风貌。

阿塔皮尔卡山洞穴中发现了大量早期人类化石,经考证是欧洲最早的人类化石,可以追溯到100万年以前至公元纪年这段时期。山洞中的化石为欧洲人类学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和信息,对于了解人类远古祖先的生活具有重要价值。

Catalan Romanesque Churches of the Vall de Boí

博伊谷地位于西班牙东北部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比利牛斯山区,科尔多瓦周围被陡峭的群山环抱。山谷中的每一个乡村都有一个罗马式教堂,在乡村周围则是按照一定形式构成的封闭区域。在谷底的山坡上有着许多具有悠久历史的放牧场。

埃尔切的帕梅拉尔和穆斯林城市埃尔切于公元10世纪末期同时开始修建,当时伊比利亚半岛主要由阿拉伯人统治着。帕梅拉尔就如同沙漠中的一个绿洲,在当地贫瘠的土地上创造了进行农业生产的奇迹。这里同时也是欧洲大陆上阿拉伯人农业生产独一无二的范例。埃尔切种植枣椰树的历史已经相当久远,至少在公元前5世纪的伊比利亚时代就开始了。

卢戈城墙修建于公元3世纪末期,用于保卫罗马城镇卢戈斯。整个圆形城墙保存完好,是西欧罗马帝国晚期城堡的最完美样例之一。

Renaissance Monumental Ensembles of Úbeda and Baeza

在西班牙南部坐落着两个小城——乌韦达和巴埃萨,对于当地城市形态学的研究可以追溯到公元9世纪摩尔人统治时期以及公元13世纪的收复领土时期。到了公元16世纪,随着文艺复兴运动的发展,当地也出现了文艺复兴的形势,使这两个小城得到了重大发展。这种有计划的影响其实就是新人文主义思想从意大利被介绍到了西班牙,这一思想后来从西班牙带到了拉丁美洲,对那里的建筑一直产生着巨大影响。

维斯盖亚桥横跨毕尔巴鄂西面的伊拜萨巴河口。这座桥由巴斯克建筑师阿尔贝托·德·帕拉西奥设计,于1893年完工。桥高45米,跨度160米,融合了19世纪的钢铁传统和当时新兴的螺纹钢筋轻质技术。维斯盖亚桥是世界上第一座供行人和车辆通过的高空拉索桥,欧洲、非洲和南、北美洲的很多大桥都是仿照该桥建造的,不过保存至今的为数不多。由于别出心裁地使用了螺纹钢筋轻质技术,比斯开桥被誉为工业革命时代最杰出的钢铁建筑之一。

海克力士塔位于西班牙西北部,距离加利西亚拉科鲁尼亚2.4公里的一个半岛上。屹立在大西洋被面的西班牙海岸上。灯塔的名字“海克力士”,来源于希腊神话的大力神。海克力士塔是现时西班牙第二高的灯塔,仅次于奇皮奥娜灯塔(Faro de Chipiona)。灯塔建造于古罗马时期,是仍然使用的古罗马时期灯塔中历史最悠久的,距今约有1,900年。1791年曾经翻新,建于公元1世纪末,位于西班牙西北部拉科鲁尼亚海港入口,古罗马人建造此塔主要当作灯塔和地标。该塔建于57米高的岩石上,塔高约55米。全塔分成三层,第一层对应着罗马结构的灯塔。紧邻灯塔底座的是一个小的方形罗马建筑。该地区的一大特色是拥有一个雕塑公园,包括铁器时代石雕和穆斯林墓园。此栋古罗马建筑基座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挖掘,自中世纪至19世纪,无数传奇围绕着海克力士塔,而它也是唯一结构与功能保护良好的古希腊罗马时代灯塔。

Heritage of Mercury. Almadén and Idrija

西班牙的阿尔马登和斯洛文尼亚的伊德里亚,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产汞区。阿尔马登位于西班牙西南部的卡斯蒂利亚-拉曼恰自治区雷阿尔城省,其汞矿的开采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当时有腓尼基人、罗马人和阿拉伯人在那里开采朱砂,用作油漆的添色剂和化妆品,而没有把它看作是汞金属原料。公元16-17世纪,伊德里亚和阿尔马登先后开始重视金属汞的生产。

汞是一种自然存在的化学元素,汞元素可以通过火山爆发及地壳的风化被自然的释放,自然地在生物圈、水圈、大气圈、和岩石圈间循环。大气中的汞(90%以上为气态汞)很容易地从一个地区转移至另一个地区,并自然地沉降于动植物群落之中。汞也是一种有毒化学元素,会毒害人类的神经系统,而工业的发展却加速了汞的排放和汞在全球范围内的循环,成为全球性的污染物。关于伊德里亚采矿工人及其家属中出现的汞中毒症状,以及其他长期影响,早在15世纪上半叶,瑞士毒物学家帕拉塞尔苏斯的文献中就有记载。

为此,进入20世纪之后,欧洲各产汞国纷纷关闭了汞矿。但是阿尔马登和伊德里亚的采汞业,在西班牙和斯洛文尼亚经济发展中都具有重要意义,因此两地汞矿的开采一直延续至21世纪。近几年,两国政府为保护环境,也先后决定关闭汞矿,同时寻求资助和采取措施以恢复因关闭汞矿而遭受影响的地区,解决关闭汞矿后带来的重大经济和社会问题。

位于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的中部,该遗产地包括:三巨石纪念碑的文加和维埃拉石墓和El Romeral铁勒,两自然遗迹:PEñ阿德洛杉矶enamorados和El Torcal山区的地层,这是地标物业内。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的大石块,这些纪念碑的形式lintelled室屋顶或虚假的冲天炉。这三座古墓埋在地底下,是欧洲史前最显著的建筑作品之一和研究欧洲史前建筑学的最重要案例。

该遗产地是一个城市考古遗址,由倭马亚王朝建于公元10世纪中叶,是科尔多瓦哈里发的所在地。经过数年繁荣后,1009-1010年的内战期间摧毁了哈里发国家,也导致了城市的废弃。其遗迹被遗忘了近千年,直到20世纪初被重新发现。这个完整的城市综合体拥有道路、桥梁、水务系统、各类建筑、装饰元素和日用基础设施等。此遗产地展示了现已消失的安达卢斯西方伊斯兰文明在其鼎盛时期的风貌。

阿兰胡埃斯文化景观体现了许多复杂的关系,例如人类活动与自然的关系、蜿蜒水道与呈现几何形态的景观设计之间的关系、乡村和城市之间的关系,以及森林环境和当地富丽堂皇的精美建筑之间的关系。300年来,西班牙王室对于阿兰胡埃斯文化景观倾注了许多精力,使得它向世人展示着奇妙的变化。我们不仅能看到人道主义和政治集权的观念,而且可以领略到公元18世纪建造的法国式巴洛克花园所体现出来的特色,以及启蒙运动时期伴随着植物种植和牲畜饲养所发展起来的城市生活方式。

Cultural Landscape of the Serra de Tramuntana

特拉蒙塔那山区文化景观位于岛西北海岸线平行伸展的一座单面为悬崖峭壁的山脉之中。数千年在一个资源稀缺的环境中发展起来的农业改变了土地的面貌,并围绕着源自封建时代的农业单位建立起了一个相互连通的水管理设备网络。这一景观的特征由此可以概括为其所拥有的农业梯田、相互连通的包括水车在内的水利设施,以及干石建筑与农场。

Risco Caido and the Sacred Mountains of Gran Canaria Landscape

里斯科卡伊多位于大加那利岛中部的一片广阔山区内,地貌包括悬崖、峡谷和火山,当地生物多样性丰富。遗产地内有大量穴居人遗址,如住所、谷仓和蓄水池等。这些遗迹的年代证实了一个前西班牙时期岛屿文化的存在,其起源很可能与公元元年前后来到这里的北非柏柏尔人有关,该文化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发展演变,直到15世纪首批西班牙人到来。当地穴居遗址还包括文化洞穴和被视为圣地的两处庙宇——里斯科卡伊多和罗克本泰加。神庙是举办季节性仪式的场所,据信与星象和地母神信仰有关。

加拉霍艾国家公园位于加那利群岛的拉戈梅岛中心,该国家公园中70%的面积覆盖着月桂树森林。在加拉霍艾国家公园中,泉水和数不清的溪流使当地的植物得以茂密成长,公园中的植被与第三纪时期的植物生长情况颇为相似,但由于剧烈的气候变化,这种植被分布在南欧已经基本消失了。

安达卢西亚的多南那国家公园位于瓜达尔基维尔河汇入大西洋入海口的右岸。该国家公园以生态系统的多样性而著称,这里有环礁湖、沼泽地、固定和移动的沙丘、丛林地和灌木地带。这里还生活着5种濒危鸟类,同时,此地还是地中海地区最大的鸟类蛋孵化地之一,每年都有超过50万只水禽在这里栖息越冬。

泰德国家公园位于特内里费岛,占地18 990公顷,以泰德成层火山为特征。其海拔3718米,是西班牙的最高峰。离大洋洋底7500米,泰德自然公园被认为是世界第三高火山建筑物,周围景色壮观。由于气候条件使景观的特征和色调不断发生变化,以及云海对山的绝妙衬托,使得该遗址的视觉效果更为震撼。泰德火山公园具有全球重要意义,它见证了海岛演变的地质过程、并且是已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火山遗产(如美国的夏威夷火山公园)的重要补充。

Primeval Beech Forests of the Carpathians and Other Regions of Europe

这个世界遗产地点的延伸喀尔巴阡山脉原始山毛榉森林和德国古山毛榉森林(德国,斯洛伐克,乌克兰)绵延超过12个国家。自上一次冰河时代结束以来,欧洲的山毛榉从阿尔卑斯山的一些孤立的山丘蔓延开来。地中海和比利牛斯山在一个仍持续不断的过程中,在几千年的短短的时间里。这种成功的扩张与树木的灵活性和容忍不同气候、地理和物理状况有关。

这处雄伟壮观的高山景观,横跨法国与西班牙当前的国界,以海拔3 352米的石灰质山——珀杜山顶峰为中心,方圆30 639公顷。在西班牙境内的是欧洲两个最大最深的峡谷,而在法国境内更加陡峭的北坡上则是三个大片环形屏障,充分代表了这里的地质地貌。除了雄伟的山脉,这个地区还有着恬静的田园风光,反映了农业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曾在欧洲高地非常普遍,而今却仅存于比利牛斯地区。在这里,可以通过村庄、农场、原野、高地牧场和崎岖的山路这些独特的景观,去回顾久远的欧洲社会。

伊维萨岛的生物多样性和特有文化提供了一个海洋生态系统和沿海生态系统之间相互作用的极好范例。伊维萨岛边地中海盆地所特有的波西多尼亚海草生长茂盛,蕴含和支撑着海洋生物的多样性。另外,伊维萨岛的历史遗迹保存完好。萨·卡莱塔聚居地考古遗址和普伊格·德斯·墨林斯墓地遗址证实了一点:在史前,特别是腓尼基-迦太基时期,伊维萨岛对于地中海经济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坚固的高城要塞是文艺复兴时期军事建筑的杰出范例,对于西班牙殖民者在新大陆的防御性建筑发展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andlordgassafetycert.com/,科尔多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