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塞尔·万德斯的阿拉伯之夜 INTERNI设计时代专访

在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哲学小本里记录着这么一句线分钟。”它被许多人奉为至理名言,大家都憧憬着属于自己的15分钟的到来。然而很少有人思考,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来到聚光灯下,如何才能不在5秒之内被接踵而来的“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空间造梦师”马塞尔·万德斯在设计界的焦点上一站就是25年,他无疑是特例。

这位因为想法过于特立独行而被母校埃因霍芬设计学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开除的“怪学生”,现在是完成近2000个成功项目的设计大咖,他已成为全球最红、最抢手、最有经济头脑的设计明星之一。提到万德斯,“英俊”“多金”“有趣”等标签层出不穷,他的作品风格新奇大胆、出乎常人意料,被《纽约时报》形容为设计界的“Lady Gaga”。

刚在米兰设计周亮相的万德斯受业界领先的酒店、生活方式及地产开发公司SBE委托,负责其首个进驻中东的酒店“多哈蒙德里安”(Monderian Doha)室内设计,该酒店将于2017年9月正式揭幕。多哈蒙德里安酒店配有270间客房、8间既能满足中东地域特色又能兼顾国际菜系的餐厅、一间2000平方米的大型宴会厅、一座半开放式天台泳池吧、若干超现代化的会议厅,以及世界顶级的水疗空间。这些在富裕的卡塔尔仅是五星级酒店的标准配套设施—如何让多哈蒙德里安鹤立鸡群?万德斯在创作概念中紧密结合当地阿拉伯文化与现代设计美学,试图通过现代的“镜头语言”表现阿拉伯传统,就像从一面镜子中折射出现实。多哈这个曾经谦逊、智慧的古老渔村,如今发展成一座具有全球视野的国际大都会,而蒙德里安酒店就是这一巨大跨越的寓言象征。

万德斯以往作品的张力往往体现在空间与平面无界自由切换,其中家具或灯具的尺寸也因跳脱常态而显出迷人的怪诞之感。在蒙德里安酒店的设计过程中,中东独特的图案、绚丽的阿拉伯文、马赛尔万德斯酒杯传统的穆斯林露天市场以及古代阿拉伯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夜》给予万德斯以灵感。象征着民间智慧的立柱与金蛋、随处可见的卡塔尔国鸟“猎鹰”、华丽着色的玻璃与错综复杂的马赛克瓷砖激发着人们对阿拉伯文化的感怀,走进多哈蒙德里安酒店如同走进梦境,酒店大堂中巨大的金叶钟和枝状的水晶吊灯欢迎着远道而来的客人,大堂另一侧的休息室由白色“生命之树”组成,让人仿佛身处超现实的白色森林,恍惚间自己就是那不小心睡着的爱丽丝,在时空交错中进入阿拉伯世界,穿梭在巨型水烟壶之间。

万德斯希望人们在多哈蒙德里安酒店进行一场探索,通过楼层贯穿不同主题,连结起讲述独立故事的多个空间。从标志性的大堂到27层梦幻的彩色玻璃穹顶,通过中庭4层楼高的旋转楼梯直达酒店露台—人们每次转身都将展开新的故事,每天都能有新的发现和体验。

Q:设计师展开空间设计就像画家在空白画布上作画,你如何着手开始多哈蒙德里安酒店设计?最具有挑战的部分在哪儿?

A:我的灵感来主要源于两点。第一是《一千零一夜》,或称之为《阿拉伯之夜》,它是由许多细碎又相互连结的故事组成的鸿篇巨制,故事之间的开头、经过和结尾彼此渗透,融会贯通。另一个就是卡塔尔本身的文化,包括植物与抽象纹饰图案、阿拉伯文字纹样、中东猎鹰等元素。这些元素就像这《一千零一夜》民间故事集一样层层包裹着你。此外,最大的挑战则是在兼顾酒店功能和逻辑的同时,以我们的视角和想象力来带领客人开启一场神话探险之旅,并带给他们意外惊喜。

Q:通过多哈蒙德里安酒店设计,你想传达什么样的概念,希望客人获得什么样的体验?

A:我认为酒店是汇聚灵魂和想法的绝妙空间。在多哈蒙德里安酒店,每个空间都在叙述各自独立的传说,客人也会在不同空间有迥然不同的故事体验,最终这一系列故事得以融会成为最私人化的豪华酒店体验。作为设计师,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创造人们与空间之间有价值的连接,这种归属感让他们意识到,现在这一瞬间仅仅是属于此时、此刻、此地。在这里,每个细节设计都为了“全感官盛筵”服务。

A:对我来说,在这场旅行中,采集灵感是最重要的。除了引人入胜的建筑,还有美丽的风景和友好、有趣的本地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andlordgassafetycert.com/,马塞尔-里瑟在这里,我会产生令人难以置信的愿景与抱负。这一地区的当代艺术形式和设计语言逐渐成形,其艺术与设计具有极大的挖掘潜力,并且在积极地创造一个新世界。

A:“新纪元设计师”(Designer of a New Age),我想在设计界留下的印记,是我称之为“当代文艺复兴人文主义”的东西。目前阶段,我所理解的设计就像一座房子,功能是它的基础。虽然这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但并不是衡量好房子的最主要因素。一座真正的房子,会因为人性的存在而变成一个“家”。人是多么让人难以置信的生物啊!我们远比我们大脑所想象的更加有趣、更加复杂。我们有灵魂、会质疑,有诗歌和梦想。但现代主义和理性主义把我们塑造成了“低配版”的自己,而我们也接受了这样的自己。优秀的设计就是让人产生共鸣,这种共鸣具有一定的开放性,能创造意义和价值。设计的“奢侈”始于功能结束,它源自个人真正意义的体现,而不是价格或者其他理由。

▲ 在SPA和电梯区域,错综复杂的马赛克瓷砖激发着人们对阿拉伯文化的感怀。

A:挺有趣的,其实不止“Lady Gaga”。在媒体界,我们的昵称名单还挺长的,包括“ 设计顽童”(Bolero,2012年)、“麻烦制造者”(《金融时报》,2013年)、“设计界贝多芬”(Soma Magazine ,2013年)、“设计极乐鸟”(《南德意志报》,2016年)等,这还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